<dl id='iww46'></dl>

    <ins id='iww46'></ins>
        1. <span id='iww46'></span>
          <fieldset id='iww46'></fieldset>
        2. <tr id='iww46'><strong id='iww46'></strong><small id='iww46'></small><button id='iww46'></button><li id='iww46'><noscript id='iww46'><big id='iww46'></big><dt id='iww46'></dt></noscript></li></tr><ol id='iww46'><table id='iww46'><blockquote id='iww46'><tbody id='iww46'></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iww46'></u><kbd id='iww46'><kbd id='iww46'></kbd></kbd>
          <acronym id='iww46'><em id='iww46'></em><td id='iww46'><div id='iww46'></div></td></acronym><address id='iww46'><big id='iww46'><big id='iww46'></big><legend id='iww46'></legend></big></address>
          <i id='iww46'></i>

        3. <i id='iww46'><div id='iww46'><ins id='iww46'></ins></div></i>

          <code id='iww46'><strong id='iww46'></strong></code>

          近6000萬學生復學!教育部:大考剛開始,這些問題需關註

          • 时间:
          • 浏览:14
          • 来源:国产色片成人激情_国产色情推荐下载_国产色情在线手机视频
            4月25日晚,教育部應對新冠肺炎疫情工作領導小組辦公室主任王登峰在接受央視《新聞周刊》欄目采訪時表示,目前各學段復學總人數接近6000萬,占總學生數的1/5,教育系統面臨的“大考”才剛剛開始。
            主持人白巖松:
            由於疫情,中國的高考,極其罕見地推遲瞭時間,而各地的中考也基本都相應推遲瞭,即便這樣,初三高三的學生也急切地盼望著趕緊回到學校,因為網課畢竟不像和老師面對面那樣效果好,更何況在報道當中,我們不止在一個地兒發現,城市裡還好,但是相對偏遠一點兒的畢業生,要麼硬件短缺,要麼網絡信號很脆弱,上課也好,復習也好,效果都會打折扣。
            到今天,相當多地區的初三高三學生都已復學,截至23日,包括幼兒園在內的共5200多萬學生返校,那麼又如何保障他們防疫之中的身體健康和安全?
            雙職工未復課子女居傢安全保障問題需要引起關註
            對於雙職工傢庭,傢長們雖說擔心的是孩子的成績,其實更擔心孩子居傢是否安全,用電、用氣等過程中可能的意外,對於復工的他們來說,往往鞭長莫及難阻斷。
            王登峰:
            有很多人問我這個問題,因為最近可能也出瞭一些這樣的事情,因為傢長照顧不周所帶來的孩子受到瞭傷害。當傢長開始復工以後,學生還沒有復學,那麼對於未成年的孩子,特別是幼兒園、小學低段的這些孩子,到底應該怎麼處理?
            剛開始北京市出臺過一個政策,雙職工的復工以後可以留一個人(在傢),可能很多地方不一定能夠執行得瞭,國有的企業、國有的單位,那麼可能能夠執行這樣的政策。但很多人其實是在私營企業,或者在各種各樣的地方工作,那麼這個能不能做到保障?我覺得可能也是很難說的。
            解決復學與疫情防控對沖需把準三點
            在國內疫情向好的前提下,廣西和其他省份一樣,復工復產之後才能復學,且優先畢業班級,但看不到的病毒會不會因復學導致人群聚集而感染孩子,讓傢長們很是憂心。王登峰估算,目前各學段復學總人數接近6000萬,占總學生數的1/5。他說,教育系統面臨的大考才剛剛開始。
            王登峰:
            因為復學本身就跟疫情防控是一個對沖的過程,鐘南山、李蘭娟、張文宏三位專傢提的都是非常重要的問題,那麼在我看來最核心的就是三條:
            第一條,李蘭娟院士特別強調的,一定要讓進入校園的每一個人都是安全的。我們要做到底數清。所謂的底數清就是應返校的每一個學生,他們的身體健康狀況,他們的旅行經歷都要清清楚楚。
            第二個就是在校內,因為校園是一個聚集性的場所,專傢們都同時提醒,要保持社交距離。
            第三條也是這三位專傢特別強調的,這麼多的學生回到學校,零星的出現疫情,一點都不奇怪,但是關鍵是要做好應急預案。
            建立“日調度”機制保持與開學省份密切聯系
            青海省3月9號最早提出復學,教育部就曾先後三次對其下發風險提醒函。
            王登峰:
            3月9號整個全國的疫情還是非常嚴峻的。在當時雖然青海省本身整個疫情防控條件已經非常好瞭,但是因為它還有一個臨近省份的輸入問題,還有一個全國的流動問題。當時給青海的這幾個提醒,其實並不是不信任他們,而是希望我們共同把這件事做得更細。
            從他們提出復學以後,我們就建立瞭一個機制,就是日調度的機制。我們是每天都要跟所有已經開學的省份保持密切的聯系,包括他們如果出現任何問題。
            個別省份如遇境外輸入風險不可控開學可暫緩
            記者走訪的南寧這傢中學75%是進城務工隨遷子女,4月7號畢業班優先復學後的兩周人員才到齊。
            校長坦言校內便於管理,一旦放學後學生和傢長接觸瞭誰,都難以追蹤,教職工教學和防疫壓力大。而廣西又處於邊境,內地輸入風險越發凸顯。
            王登峰:
            航空水路這方面的管理還是比較嚴格,也比較到位的。但是陸地入境的壓力現在越來越大,特別是像廣西、雲南這樣的地方。雲南當時確定開學時間之後,初三就又往後推遲瞭幾天才開學,是因為陸地的輸入的風險加大,那麼為瞭解決這個問題,雲南省委省政府確實下瞭很大的決心,2500多公裡的邊界線做瞭一個系統的摸排,他們確保這方面的風險能夠可控之後才又陸續開學,我覺得廣西可能也要面臨這樣的一個問題,境外輸入的風險要做到可控,不管邊境線多長,不管這個問題多復雜,如果不可控,寧願暫緩開學。
            隨返校人數增多校園疫情防控標準絕不能降低
            在當前疫情防控常態化下的中考,初三學生承受著雙重心理壓力,而幾個月不鍛煉,也讓體育這門必考科目更像是一道難題。此刻正在進行中的人員流動性更大、更復雜的高校復學,也讓校園防疫壓力隻增不減。校園防疫問題越想越多,也該越做越細。
            王登峰:
            疫情防控的限制可能會變得越來越寬松。比如說你的社交距離從現在是1米5,再過一個月之後可能就是1米。但防控的措施還是絕對是不能放松的。因為回到校園的人數越多,發生交叉感染、聚集性的、突發性的事件的概率就會越大,我們疫情防控的標準不但不能降低,而且應該更加強調,更加重視。